梨兔子

三世情(第二世·上篇)

文章主见欢脱,虐好像是写不成了(???)

确认过眼神~是主见跑题的文_(:зゝ∠)_
哦……我的垃圾文笔……

      “唔……"微笑慢慢睁开眼睛,头微微抬起顿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,浑身轻飘飘的。

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微笑喘着气坐起身子,“这是.....哪儿?我不是已经……"是啊,他已经死了,因为那件事……

      视线环顾了一下四周。房间里雪白一片,什么家具都没有,除了这张床,最吸引人的莫过于面前摆的一幅画,画中有两个....瞳孔微缩,画中的人微笑都很熟悉一个是虚伪, 而另一个,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  不过……画中的虚伪却比微笑记忆中的虚伪要唯美许多,毕竟记忆中的虚伪是个杀敌无数的将军啊……而画中的他正安静躺在一片花海里。

      又看了看自己,微笑打了一个冷颤,说实话,他身为一个男子并不喜欢画里这样柔弱的自己,不过,虚伪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  微笑眯着眼像一只发现猎物的狼。“为什么这里会有我和虚伪的画像?”右手抬着下巴,做出一番正在思考的动作。

      "好臭……不知从哪里传出的臭味,干扰了微笑的思路,直到微笑闻了闻自己身上,差点没直接过了河。

      微笑想下床好好洗洗自己身上,却发现自己的左手被绳子捆住了,怎么挣扎也不行,右手却被尖锐的利器扎了一下,'哟,是把刀?等等……为什么枕头下面会有刀啊? ! '还未等微笑思考完。

      门就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打开了, 走进一个身穿格子衬衫的留着胡茬的男人。还没等微笑反应过来,那男人发了疯一般的朝微笑冲过来,狠狠地抱住了他,力道足以勒死现在的微笑。‘绑架? ! '右手下意识握住了刀柄。

      自己虽然不会武功,但是防身技术还是会的!想欺负老子,没门!

      脖子上传来令人作呕湿热的气息,加上男人沉重的喘息。

      微笑一瞬间懂了,为什么自己的枕头下会有刀,面前会摆着一副有着自己画像的画了,合着他这是叫暗恋自己的人给绑架带到山里面要强抢了啊。好像又不大对...

      就在对方的唇碰到微笑脖子的时候,微笑暗自骂道:我日你哥!然后双腿一蹬,把身上那人踹到了地上,右手快速拿刀割断了绑住自己左手的绳子。

      要不是自己现在没力气,虚弱的不行,这人应该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的那种!想到这里微笑冷哼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微笑下了床,把刀架在对方脖子上,“现在,我说一句,你答一句,听懂了吗?”男人咽了下口水,出了不少冷汗,“听……懂了”

      ”我问你,我是谁?为什么会在这里?我有家人吗?你是谁派来的?这里是哪里?那副画又是怎么回事?”微笑的问题如同连环炮似的一个接一个的询问。

      “您叫微笑!您... .. 无父无母!是....虚伪老大派我来的! !这里是老大单独买下的住宅区!一切都是虚伪让我做的!!但是我还什么都没做!求求您放了我!我上有老下有小!我!”

      是虚伪...微笑握刀的手微微一颤,咬了咬下唇。听到虚伪两个字后,他就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,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  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"为什么?”“因为老大说,您会破坏他和莫小姐的婚礼! !他觉得您让莫小姐受了委屈!”

       “噗,哈哈哈哈哈哈,让莫小姐受委屈……"虽然不明白在这个世界里自己和虚伪是什么关系,但还是放肆的笑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是上一世的那个莫晓沁吗...是....老天啊...您既然不让我和虚伪在一起,又为何要让我复活!为何又要让我体会一次身边没有他的痛苦!呵 ....可笑

      微笑冷哼一声,右手一挥,面前原本活生生的人径直倒下。血,大部分喷洒到了地上,有几滴粘在了微笑的浴袍上,像几朵梅花般。

      “好臭……对了!沐浴!”走进厕所,却不知道淋浴头怎么使用的微笑陷入了困境。“这都是些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啊!”懊恼的抓了抓头发,转身离开飘满血腥味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 打开房门,走出客厅,微笑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宽大的浴袍,走出大门,外面飘着雪花,雪落在微笑墨色的头发和细长的睫毛上。
       他赤脚踏在雪上,走一步,呼一口热气,双手环抱住自己,不断搓着自己的手臂,试图增添些温暖,但身体还是逐渐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  “咕~~”微笑因为好几日未进食,身子本就虚弱的要命,刚才躺在床上倒是没试出来,如今,随着肚子发出的抗议,直接倒在了雪地里。

      晕过去之前,朦胧的感觉到自己被抱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“虚....伪……"这是微笑失去意识前最后喊出的名字。

评论(9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