梨兔子

三世情(第二世·上篇)

文章主见欢脱,虐好像是写不成了(???)

确认过眼神~是主见跑题的文_(:зゝ∠)_
哦……我的垃圾文笔……

      “唔……"微笑慢慢睁开眼睛,头微微抬起顿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,浑身轻飘飘的。

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微笑喘着气坐起身子,“这是.....哪儿?我不是已经……"是啊,他已经死了,因为那件事……

      视线环顾了一下四周。房间里雪白一片,什么家具都没有,除了这张床,最吸引人的莫过于面前摆的一幅画,画中有两个....瞳孔微缩,画中的人微笑都很熟悉一个是虚伪, 而另一个,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  不过……画中的虚伪却比微笑记忆中的虚伪要唯美许多,毕竟记忆中的虚伪是个杀敌无数的将军啊……而画中的他正安静躺在一片花海里。

      又看了看自己,微笑打了一个冷颤,说实话,他身为一个男子并不喜欢画里这样柔弱的自己,不过,虚伪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  微笑眯着眼像一只发现猎物的狼。“为什么这里会有我和虚伪的画像?”右手抬着下巴,做出一番正在思考的动作。

      "好臭……不知从哪里传出的臭味,干扰了微笑的思路,直到微笑闻了闻自己身上,差点没直接过了河。

      微笑想下床好好洗洗自己身上,却发现自己的左手被绳子捆住了,怎么挣扎也不行,右手却被尖锐的利器扎了一下,'哟,是把刀?等等……为什么枕头下面会有刀啊? ! '还未等微笑思考完。

      门就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打开了, 走进一个身穿格子衬衫的留着胡茬的男人。还没等微笑反应过来,那男人发了疯一般的朝微笑冲过来,狠狠地抱住了他,力道足以勒死现在的微笑。‘绑架? ! '右手下意识握住了刀柄。

      自己虽然不会武功,但是防身技术还是会的!想欺负老子,没门!

      脖子上传来令人作呕湿热的气息,加上男人沉重的喘息。

      微笑一瞬间懂了,为什么自己的枕头下会有刀,面前会摆着一副有着自己画像的画了,合着他这是叫暗恋自己的人给绑架带到山里面要强抢了啊。好像又不大对...

      就在对方的唇碰到微笑脖子的时候,微笑暗自骂道:我日你哥!然后双腿一蹬,把身上那人踹到了地上,右手快速拿刀割断了绑住自己左手的绳子。

      要不是自己现在没力气,虚弱的不行,这人应该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的那种!想到这里微笑冷哼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微笑下了床,把刀架在对方脖子上,“现在,我说一句,你答一句,听懂了吗?”男人咽了下口水,出了不少冷汗,“听……懂了”

      ”我问你,我是谁?为什么会在这里?我有家人吗?你是谁派来的?这里是哪里?那副画又是怎么回事?”微笑的问题如同连环炮似的一个接一个的询问。

      “您叫微笑!您... .. 无父无母!是....虚伪老大派我来的! !这里是老大单独买下的住宅区!一切都是虚伪让我做的!!但是我还什么都没做!求求您放了我!我上有老下有小!我!”

      是虚伪...微笑握刀的手微微一颤,咬了咬下唇。听到虚伪两个字后,他就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,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  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"为什么?”“因为老大说,您会破坏他和莫小姐的婚礼! !他觉得您让莫小姐受了委屈!”

       “噗,哈哈哈哈哈哈,让莫小姐受委屈……"虽然不明白在这个世界里自己和虚伪是什么关系,但还是放肆的笑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是上一世的那个莫晓沁吗...是....老天啊...您既然不让我和虚伪在一起,又为何要让我复活!为何又要让我体会一次身边没有他的痛苦!呵 ....可笑

      微笑冷哼一声,右手一挥,面前原本活生生的人径直倒下。血,大部分喷洒到了地上,有几滴粘在了微笑的浴袍上,像几朵梅花般。

      “好臭……对了!沐浴!”走进厕所,却不知道淋浴头怎么使用的微笑陷入了困境。“这都是些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啊!”懊恼的抓了抓头发,转身离开飘满血腥味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 打开房门,走出客厅,微笑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宽大的浴袍,走出大门,外面飘着雪花,雪落在微笑墨色的头发和细长的睫毛上。
       他赤脚踏在雪上,走一步,呼一口热气,双手环抱住自己,不断搓着自己的手臂,试图增添些温暖,但身体还是逐渐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  “咕~~”微笑因为好几日未进食,身子本就虚弱的要命,刚才躺在床上倒是没试出来,如今,随着肚子发出的抗议,直接倒在了雪地里。

      晕过去之前,朦胧的感觉到自己被抱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“虚....伪……"这是微笑失去意识前最后喊出的名字。

三世情(第一世)

       “微笑,我要成亲了”虚伪笑着看着微笑,说出的话令微笑仿佛坠入了冰窟一般,手一抖摔碎了自己喜欢的杯子“是……是吗,那真是太好了,是什么样的姑娘呢?”微笑脸色苍白一言不发,慢慢的收拾着刚才因自已手抖摔碎的杯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个温柔善良而且美丽的姑娘,而且对我格外的仔细!我保证,你见了一定会喜欢的!”虚伪滔滔不绝的说着心上人的好,却也小心翼翼的留意着微笑的神情。“

         良辰吉日定了吗?”微笑使足了劲才从嗓子里挤出来这句话“定了,兄弟你来不,三天后!”“来……当然来!”微笑强行从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行!那我就回府了,这是请帖你是我的好兄弟,可一定要来啊!”虚伪勾着微笑的肩膀,把烫了金的请帖递给微笑,微笑顿时感觉自己的手,被那金纹狠狠地烫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虚伪离开之后,微笑看了看自己的手,明明刚才被烫了一下,为何没留下疤痕……“小海,关阁门,这两天不见人,任何人!”“公子,那……大将军也?”“任何人!”微笑背过身强硬的说出这句话,直径走回内室。

        微笑回到内室,只觉得心被狠狠地拧了一下,滴了些血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把头枕在膝盖上,双手抱住自己,行成一种自我保护的状态,坐在床的最角上。眼角流出的泪水,一滴接着一滴地,仿佛就像是微笑心里的血,在一滴一滴地落下……

        是的了。虚伪,是这个国家的大将军,要娶的姑娘是一个配的上他的人,而微笑,是一位平民,跟着虚伪学了些武功,可是……渐渐的对虚伪产生了一些禁忌的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 当微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不是虚伪亲口说来的,这个时候,微笑还抱有一丝希望,他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……但是,虚伪却没有给他希望,硬生生把这微弱的被微笑称作希望的火苗给掐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 微笑产生了一丝疯狂的想法,杀了那个女人,这样虚伪就是他自己的了,会和他成亲。想到这里,微笑便起身,穿着一袭黑衣,趁着夜色正浓时潜入到了那人的家里。借着月光,微笑仔细看了看床上那人的面容,长的一副好皮囊,又看到了桌上小兔子的木雕,还有房间角落笼子里吃草的兔子,果真是个心地善良心灵手巧的女孩,怪不得虚伪会喜欢她……微笑犹豫了,他真的不想杀死这个女孩,这是虚伪的爱人,他应该感到开心……

        犹豫之际,床上那人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“啊!!!”这一嗓子太过突然,微笑下意识握住了腰间的刀,手起刀落,那女子便失去了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 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微笑快速插上了门“小姐!您没事吧?!小姐!您把门开开啊!别吓我啊!小姐!老爷!老爷!!”那丫鬟想必是吓坏了,竟开始到处喊人。微笑刚要翻窗出去却感觉腰上的重量不对,一摸,玉佩不知何时被那女子握在手里,刚要回去拿,门外却来了一堆人,硬生生把门撞开,微笑情急之下直接翻窗出了房间……身后传来一阵阵的哭声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哼!你可认得这玉佩!”虚伪听说自己的爱人出事了,就着夜色急忙赶过来,没想到对方父亲扔过来的东西让虚伪呼吸停顿了一下。“认得……但不可能是他!他不会做这种事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 拿起玉佩仔细看了看,手一抖,虚伪慌了,他想了好多可能,这玉佩说不定是微笑掉落,被恶人捡去故意落下的,还有一种可能……不!虚伪不敢往下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看来,你认得这玉佩的主人!我女儿对你那般好!你可一定要捉住那凶手,杀了他为我女儿偿命啊!!”那女子的父亲握住虚伪的肩膀,使劲的摇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微笑回到落梅阁内室,换下衣物,想着明天虚伪发现是他杀了人之后的神情和最坏的结果……冷笑一声,闭上眼睛月光洒下银色的光辉,笼罩在微笑身上,微笑抬头看着那半月,终是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     次日,强烈的脚步声从落梅阁外穿来,“请您跟我们走一趟!”微笑像是早已料到一样,低垂着双眸,站了起来,跟着士兵走出了落梅阁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这人也太大胆了吧,竟然敢杀大将军的爱人,啧啧啧,命不久矣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微笑走在街上,周围全是些看热闹的百姓,嘴里说着些低俗的话语,其中也免不了说微笑是虚伪保养的小情人的污秽之语。

         很快走到了将军府,微笑被人按着跪在了地上,发出咚的一声,可想而知那士兵的的手劲多大。

       “你退下吧”“是!”面前站着的人声音冰冷,没有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 微笑低着头,只能看到面前的鞋。“抬头看着我!人是你杀的吗?为什么?!”虚伪带着颤抖的声音用能掐出红痕力道的手捏起微笑的脸,强行让微笑抬头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呵,怎么?大将军要杀了我为小姐偿命吗?”微笑冷笑一声,说出的话让虚伪手脚冰凉“告诉我!为什么要杀他!你知不知道!”虚伪话还未说完,就被微笑的吼声打断“我不知道!我也不想知道!,我只知道……我只知道……我不想让你娶她!不管她有多么好!我都不想让你娶她!因为……我心悦你啊!虚伪!你为什么就不知道呢!”微笑哭着朝虚伪把他一直不敢说的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虚伪一愣,手一抖,差点让微笑的下颚骨错位,轻松开了捏住微笑脸的手,果然,微笑的脸上留下了红痕……把玉佩扔在微笑面前发出了清脆的声响,微笑低头看着它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走吧……外面那些流言蜚语我会负责压制下来的,我身边……再也没有微笑这个人……”虚伪背过身去,再也没看微笑一眼,给出的答案已经很明显,不需要微笑说出“有没有喜欢过我”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 微笑用颤抖的手拿起玉佩撑起已经发软的双腿起身离去,一步一步走出了将军府。走了20步,其中回头看了虚伪10次,这10次里,虚伪没有一次回头看过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 微笑走着走着,不知怎的就走到了一座山头上,雾气缭绕,仿佛让人置身仙境 。微笑拿出玉佩,小心的抚摸着它轻声说“虚伪……虚伪……若有仙人在,我会向其请求赐予我们一根红线,哪怕是很细很细的……”微笑双手十指相扣颤抖着说出这番话后,把玉佩轻轻埋在图里面,转身,闭眼,张开双臂,任由自己向后仰去……微笑只感觉自己在往下坠,风,挂的脸生疼,之后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微笑不知道,其实在他踏出将军府门槛的那一刻,虚伪转过身来,眼角还挂着泪珠,他想去找回微笑,告诉他,我不会杀你的,我会保护好你的,只要你别走……别离开我……虚伪想着跑出了府门,街上却已经没有了微笑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 这之后,虚伪经常做梦梦见微笑,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好,在一起玩闹,可是镜头一转,微笑背对着自己,向前走去,不管虚伪怎么抓,那人终是成为一缕清烟随风消散。虚伪这个时候总是会流着泪醒过来。

“将军,断月崖就在前方。”“嗯,你们在这里别动,我自己去”虚伪冷着声音说到“诶……自从小姐死后,将军一直走不出阴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虚伪渐行渐远

突然在一座山头上,看到有东西在闪烁着,虚伪走向前,轻轻扒开附在上面的土,“玉佩……”虚伪颤抖着声音,把玉佩捧在手里,阴沉天空下起了雨,虚伪跪在悬崖边上,朝悬崖下喊着大声的喊着微笑两字,可那人……却再也听不到了……虚伪双手握着玉佩,放在胸口,大声的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虚伪不相信微笑死了,便拿着玉佩不停地寻找,不停的寻找,寻病终,无果。

第一次发LOFTER,不太会!而且我是原皮,没办法,学生党,没钱【哭唧唧】但是!我还是要说!
两个奈布!!!一只是原皮!!!然后是弹簧手!!!弹簧手那位超可爱了!!!!!
奈布【弹簧手】:开心到冒小花
奈布【原皮】:……都是奈布!为啥他公主抱!我就要去修电机?!!!!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杰克:……冷静…………
他超可爱!!!他们都好可爱!!!!!【疯狂撞墙.jpg】